相信、存在、保護

fireman由兒時開始,怕黑怕鬼,一直都想學一些法門保命防身,甚至有時都想好像電影裡面那些法師驅邪治鬼,當然當時只是想想而已。人年紀漸漸大了,畢業後投身為【消防員】,因職業屬高度危險工作的關係,身邊原來都有很多同事都有不同的宗教信仰,他們大都想信要除了平時努力操練之外,出入危險火場的時候只要得到自己的神明保祐定必逢凶化吉。為了自己,為了家人,我當時就決定上網找一找有關【六壬神功】的資料。比較過多方面的資料、歷史背景、評論,我發現【沈雲山伏英舘】的張法震師傅已有開舘三十多年經驗,評語亦大獲好評,所以我決定上舘拜會張師傅,自此就開始了我的學法日子了。我內心一直相信有神明的存在,學法後我更深刻感受到【六壬仙師】的真實感,大大增加我對於遇到突發危險工作時那一份【心雄膽壯】的自信心。【六壬仙師】除了保護我之外,有時工作上遇到一些嚴重意外的傷者時,暗地裡我也會適當地用張師傅教我的法門幫助傷者從而希望他們能渡過難關。
法航

壽筵逢冷箭 教頭遇貴人

也許是冥冥中的一次巧妙安排,神功弟子的一頁功課,竟成為一位退隱江湖明功教頭的救命靈符。

故事:鯉魚門十二少 (王法道)

 

六十年代,本港經濟尚未起飛,草根階層生活並不好過,消閑節目更是乏善足陳。自小在鯉魚門長大的法道,家境也與區內普羅街坊一般無異,父母終日在外為口奔馳, 生活捉襟見肘,我們兄弟姊妹工餘或下課後只能在家中附近與朋輩及玩伴聊天玩耍。鑑於區內品流複雜,父母對我們的成長頗為擔心。法道自小好動,好揮拳弄棒, 父母為了讓我發洩過剩精力,便安排拜於一位明功師父門下學藝,強身健體。 

12boy

這位年近四十的明功師父,當年也有點來頭,但為免影響他人聲譽,姑諱其名。正所謂文無第一、武無第二,名氣也為他樹敵及帶來不少煩腦。為減少無謂紛爭, 他六十年代中期決定退隱,並從九龍城搬至鯉魚門避世,除設館教授區內一些青少年習武外,不再涉足江湖的恩恩怨怨。

經一輪蟄伏,本以為江湖上的風風雨雨從此散去,豈料這時卻暗藏殺機。一晚,某酒樓筵開廿多席,同賀明功師傅的高堂八秩大壽,正當滿堂喜慶之際,某隅卻傳來驚叫之聲 。 朝聲望去,只見明功師父在人叢中雙手掩眼並高聲叫喊, 臉露痛苦之色,經細問下他表示眼部突然劇痛,仿似遭萬箭所穿,眼前景物更一片模糊。鑑於事不尋常,有人建議送他求醫,但他則堅持返家,待休息片刻後才作打算。

年青的法道當年除追隨這明功師父學藝外,同時亦拜於一位六壬門的師父學習神功,此時 腦際間突有靈感,疑明功師父是遭人以陰招所傷,同時又憶起口袋內正藏有一張早日神功師父傳授、命我強記的一張符,據說這符對眼部受創有療效,料能為他解困。我旋向當天默禱,祈望祖師爺助他度過此劫。稍後,我化符下水,並替他洗眼。說也奇怪,符水擦過,他頓時痊瘉,並表示眼部痛楚已去,視力亦回復正常。法道 此時更堅信明功師父是中了陰招,被人飛符加害。究竟誰是凶嫌,我想明功師父心裏有數,但他事後隻字不提,我也不了了之。不過,我對於師公法,有深一層體會。

僮身能保命 遇險化吉祥

三十多年前有人問我為什麼學習神功,我不知如何作答,只說是一個緣字吧。十多年前的一次意外,有人再問我同一問題,我即時答學神功是用來救命的。

 12ship

故事:王十二(王法道)

六十年代中期,偶然在因緣際遇下學習了六壬神功,師父說學了神功會保命防身,我沒有多作深究,只是逢初一、十五返神功館拜神,間中也學其他師兄弟求童,因為有師兄弟說,能求得一個好的童身,終身受用。我當時半知半解,唯唯諾諾,心想就一切隨緣吧。

一九八三年正是在鯉魚門一間船廠任職燒焊時。某日,奉上司命在一艘躉船上工作 ,期間需要吊起一碼四塊、重約五噸的鐵板,為了移動鐵板以便將鋼纜穿繞過鐵板底部,於是企圖利用吊鉤的鉤嘴將鐵板微微升起以方便楔入木方。當司令員發現一切就緒後就連忙打手號通知操作吊雞工人起動時,疑因起動過急,鉤嘴突然滑脫向外蕩去,把持著鐵板的我即時中招,頭部被那重逾三百多磅(俗稱大蝦)的鐵鉤擊個正着,當場被擊至凌空飛起,倒在二十碼過外的躉尾,鐵鉤則不斷在空中左右搖晃。

有工人當場高呼:冇咯,冇咯!有人更說:死梗啦,執番都冇剩啦!就在這時,我在眾目睽睽下獨自坐起,定了一會神後瞬間跪下作三跪九叩,工人們見我舉動異常,紛紛趨前問候,有好事之徒更訪問我何以能步出鬼門關。我只有和盤托出,說我是神功弟子,可能是拜得神多,得師公扶持吧。我事後記起,在意外發生的一剎,我感覺師公童身護體,相信這便是能逃過大劫的原因,除此之外,無法解釋。

可能命中註定應有一劫,雖然能逃過大限,但仍需受血光之災。數日後的一次趕工,我的左手食指卒被一條鐵通砸斷,入院縫了十三針。我事後安慰自己說:雖然受皮肉之災,幸而得到工傷保險萬多元,對當時生活指數來說,已不是一個小數目。得一次教訓學一次乖,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摸蜆險沒頂 墨魚尋替身

當一眼看見一隻大墨魚,你會即時想起用什麼來炒。但墨魚第一眼看見你時,牠又會想起甚麼呢

故事:王十二(王法道)  

一九七五年某周日,上午陽光普照,閑來無事,便攜同三歲兒子及兩歲幼女往鯉魚門燈塔邊嬉戲,順道摸蜆攜回家作膳,這是我們大小經常消遣的娛樂節目。待安頓了小兒女在長堤邊以小鐵鏟挖沙掘蜆後,便獨自潛入十多呎深海中搜尋獵物。經二十多輪、近一小時的潛泳,大有所獲,算來已有近廿斤沙蜆及石螺。抬頭仰望,只見太陽當頭,心想再潛多一轉,便歸家去。

 12octopus

自小在鯉魚門長大,潛泳對我來說並非難事,在最後這一轉,我便試圖往較深水處劃,突然眼前一亮,只見一隻重近三斤的墨魚盤在一片大石上。心想:今日真夠運,除了有炒蜆,還有炒墨魚佐膳,旋伸手直往墨魚探去。豈料就在兩手觸及墨魚之際,墨魚的一對觸鬚突然變了一對手,並向我的雙手擒來,我被嚇至心膽俱裂,來不及念師公咒護身就拼命踢水,如海豚般直竄上水面,迅速遊返岸邊,以第一時間收拾各物歸家。返家後我仍然忐忑不安,我相信我不是眼花,在海裏看見的確是崇物。

三個小時後,懷疑撞上崇物的現場發生命案,一對居於油塘村的小兄弟在上址暢泳時樂極生悲,兄長遇溺失蹤,弟弟在遍尋不獲後報警求助。蛙人奉召到場經近二十分鐘搜索,卒在較早時發現大墨魚的大石上尋獲該名失蹤男童的屍體。

意外發生後有街坊竊竊私語,原來上址海面自一九七零年後,每年均發生事故,不是有人意外失足墮海便是遇溺喪生,疑是陰物在上址找替身。經街坊一提不禁想起,中午目睹的可能是一隻「墨魚鬼」,自己險些成為替身,幸而有師公保命,逃過一劫,而那位小兄弟則沒有那麼幸運,不幸被召去了。

靈龜求續命 凶嫌中石亡

長輩經常跟我們說:種善因得善果,善惡到頭終有報,只是來早與來遲。世間上真有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嗎?

 12turt

故事:王十二(王法道)

六十年代初,鯉魚門馬灣村發生了一件大事,一度成為多張大報的頭條新聞。一隻重逾五百斤的神龜被發現在天后宮前參拜,但牠的虔誠未得回報,最終難逃過一劫,死於非命。但最奇怪的是,涉嫌與神龜之死有關的一名村民竟在數小時之後意外身亡。這故事在鯉魚門馬灣村流傳了近四十年, 迄今村民仍在談論,有人說純屬巧合,有人則說這是因果報應,天理循環。究竟如何看法,就由你來判斷吧。

一九六二年某日的中午, 馬灣村村民發現一隻直徑如十二人大檯面的靈龜在天后宮門前不斷點頭,狀似叩首,村民發現牠頭部帶傷,似是遭大船撞過,負傷後被海浪沖至上址擱淺。當大批村民駐足圍觀議論紛紛之際, 有一名好事之徒突然執起一塊大石並向龜頭砸去,命懸一線的大龜頓時死去。不久,有心人將靈龜抬返村內,擬徵詢長輩如何安置。

傍晚時份,天后廟不遠的石堂如往常般開山爆石,地盤工人在爆破過後整理四散的石頭。突然,一名工人在亂石堆上滑下,事有湊巧,一塊巨石亦隨他滾下並不偏不倚地擊中他的頭部,當場血流如注,送院後證實斃命。如果他是一個普通地盤工人,這意外成不了頭條新聞。恰巧,他就是午間執石砸龜的凶嫌。有村民將兩事聯想在一起,因果報應的消息片刻間在村內響徹。多間報社聞訊後也紛紛派員到場採訪。翌日,神龜天后廟求神未能續命,殺龜兇手因果報應的消息成為多張報章的頭條。

馬灣村村民經半天商議後決定將大龜送回大海海葬。入夜,村民以木船載往鯉魚門大海,但說也奇怪,途中船底突然穿了一個大窿,有多隻小龜更被發現爬入船內,而四周亦見有多隻小龜在附近水面遊弋,村民迄今仍然無法解釋有關景象。另外,一名曾經抬過大龜的青年 (按:他是王法道的兄長),當晚頭部突然腫如巴斗,至翌日始消腫,有村民亦謂可能是衝撞了神龜所致,是耶非耶,又是巧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