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師求通靈巧遇虎煞

「有心栽花花不發,無心插柳柳成蔭。」這兩句話套在師父兩兄弟身上可說是最適合不過。師父自少慕道,二十出頭已是神功師傅,對道術頗算有天份。但他有一憾事,就是一直無法以童身問事,這十多年來不斷尋訪,希望終有一天能覓得高人,能為他打通玄關。說也奇怪,其兄的際遇卻恰與他相反,自入六壬門後不久便蒙祖師爺眷顧,能通靈問事,為弟子及善信等問過去、卜將來,但他卻不願以神功為業,只希望如常人般平平凡凡地過活,我們師兄弟皆喻為高人。

受通靈事一直困擾,師父於八十年代中期終下定決心北上,目的就是希望能覓得世外高人,為他打開通靈玄關。算是皇天不負有心人,居於惠陽的舅父經多番尋訪終在陳江替他覓得一位神功師傅,據說他曉通靈之術。師父其後跟他聯絡並相談拜師之事。未幾一拍即合,師父快人快語,二話不說,先行付上一筆數目相當的見面禮(數目當時來說已是不菲),並答應事成後再行重謝。師父就這樣住宿在舅父家中,日間乘半小時車往這位郭姓的師父家中學法。

一月有餘,郭師父只授他一些普通法門,但對通靈之法卻隻字不提,當師父追問得緊時他往往顧左右而言他,或支吾以對或稱時機未至,師父對這「拖字訣」也無可奈何。某日,一名男子突然到訪,並邀郭往其家中醫理其神智失常的女兒。兩人稍後聯袂前往鎮隆村的一間村屋。在近半小時車程途中,郭和盤托出,表示來訪男子已是第三次到訪,他的一名年約十五、六的女兒不久前無故失常,經常在家中脫去衣服和語無倫次,料是邪病,但經接手治理後不見效,不解箇中原因,希望能協助參詳。

師父初以為自己只是「幫莊」,豈料抵達時才知是「正莊」。他事後對我們說,那次可算是他的一次大考驗,因為那時不竟實戰經驗不足,臨場頗也患得患失。算是年青人一些好性或拼勁也好,他最後將擔子挑了過來,並硬着頭皮去幹。師父先追問屋主有關其女兒出事的經過,及其家人最近的經歷,再勘察現場環境,作初步評估後心中此時已有了計算。

師父事後對我們說,經他初步視察已感覺屋藏祟物,再向屋主查問後更堅定他的推論。據屋主透露,有位據稱懂術數的異人年前曾走訪其家,並聲稱能為他們佈局以趨財轉運,屋主不知凶險就範,該異人稍後便在廳上設下神壇,並囑咐屋主虔誠供奉。豈料神壇設下不但家運沒改,其女兒更突然失常,行為更與白痴無異。

他續說,該異人設壇時曾在壇位附近灑下一些狗血,但並未看見他在屋內藏有任何東西。師父稍後書了一套符,並教他如何張貼,如何給女兒沖身及吞服等。屋主又報稱屋內某處曾傳出異聲,師父乃再書符交予屋主,著他化符下水並循發異聲處潑去。一切交待妥當,師父與郭師父離去,但答允翌日再來。

一宿無話,師父翌晨獨自再訪,只見病者病情不但全無進展,張貼的符更被人撕去,當師父發現是病者所為後更相信屋內是暗藏煞局。連忙攀高俯低四處搜尋,未幾卒在大門楣頂發現一布包,內藏一狗爪,這一發現令師父喜出望外,因為這正是他預期的‘伏虎煞’。此局雖然凶險,但破解之法卻了然於胸,他着屋主先翻動並搬走廳中一些泥土,他同時在四角以符化煞,並將狗爪焚化送走,驅走陰魂,整個煞局頓時破了。師父再書另一套符予屋主,提點用法後離去。

師父說,在連用三天符後,病者已明顯好轉,且能辨認及稱他張師傅。為了此事,他在鎮隆逗留了一段日子,及後終因私事離開並返回香港。該屋主郤誤會師父撤手不理,連忙携利是到郭師父家,並要求師父繼續為他照料女兒。不久,師父重返陳江,當獲悉此事後即時將利是退回。在歸途中,村內一名長者與師父村口相遇,他認出師父並趨前問候,更稱讚他的功夫了得。師父謙說功夫不夠好,不然該女童應早已痊癒,她看來動作仍然呆笨,像只好了八成而已。豈料長者卻爆出關鍵,原來該女童在出事前曾被汽車撞過,腦部一度重創,智力缺陷懷疑與此有關。這一披露令疑團盡解,師父此時如釋重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