壽筵逢冷箭 教頭遇貴人

也許是冥冥中的一次巧妙安排,神功弟子的一頁功課,竟成為一位退隱江湖明功教頭的救命靈符。

故事:鯉魚門十二少 (王法道)

 

六十年代,本港經濟尚未起飛,草根階層生活並不好過,消閑節目更是乏善足陳。自小在鯉魚門長大的法道,家境也與區內普羅街坊一般無異,父母終日在外為口奔馳, 生活捉襟見肘,我們兄弟姊妹工餘或下課後只能在家中附近與朋輩及玩伴聊天玩耍。鑑於區內品流複雜,父母對我們的成長頗為擔心。法道自小好動,好揮拳弄棒, 父母為了讓我發洩過剩精力,便安排拜於一位明功師父門下學藝,強身健體。 

12boy

這位年近四十的明功師父,當年也有點來頭,但為免影響他人聲譽,姑諱其名。正所謂文無第一、武無第二,名氣也為他樹敵及帶來不少煩腦。為減少無謂紛爭, 他六十年代中期決定退隱,並從九龍城搬至鯉魚門避世,除設館教授區內一些青少年習武外,不再涉足江湖的恩恩怨怨。

經一輪蟄伏,本以為江湖上的風風雨雨從此散去,豈料這時卻暗藏殺機。一晚,某酒樓筵開廿多席,同賀明功師傅的高堂八秩大壽,正當滿堂喜慶之際,某隅卻傳來驚叫之聲 。 朝聲望去,只見明功師父在人叢中雙手掩眼並高聲叫喊, 臉露痛苦之色,經細問下他表示眼部突然劇痛,仿似遭萬箭所穿,眼前景物更一片模糊。鑑於事不尋常,有人建議送他求醫,但他則堅持返家,待休息片刻後才作打算。

年青的法道當年除追隨這明功師父學藝外,同時亦拜於一位六壬門的師父學習神功,此時 腦際間突有靈感,疑明功師父是遭人以陰招所傷,同時又憶起口袋內正藏有一張早日神功師父傳授、命我強記的一張符,據說這符對眼部受創有療效,料能為他解困。我旋向當天默禱,祈望祖師爺助他度過此劫。稍後,我化符下水,並替他洗眼。說也奇怪,符水擦過,他頓時痊瘉,並表示眼部痛楚已去,視力亦回復正常。法道 此時更堅信明功師父是中了陰招,被人飛符加害。究竟誰是凶嫌,我想明功師父心裏有數,但他事後隻字不提,我也不了了之。不過,我對於師公法,有深一層體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