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物未必吉 慎防有閃失

講起胡亂安神導致引邪入宅之事,筆者又憶起另一故事,這是法龍師叔 跟我們講的 (編按:法龍師叔乃沈雲山晚輩對他的稱號)。真是因緣際遇,若故事中的店東不是有緣地遇上六壬弟子,這故事或許是另一結局。

法龍師叔憶述,這已是二十多年前的舊事了。因修理汽車而起,他有緣地認識 了九龍福榮街某車房的店東,閒談中扯到怪事話題,店東透露母親患有怪病,她不時被邪靈附體,揮刀斬人,家人不勝其煩,待獲悉他是神功弟子後打蛇隨棍上,邀約他與師兄弟於周日前往其住處燒烤野餐,順道了解其母出事原因。

應約當日,法龍師叔手執法器與多位師兄弟聯袂前往。車房東主的住處是上水某村的單層村屋,獨立廚房另建於屋旁,大門入口盡處,戶主設置一個偌大供桌,桌上神牌神像琳瑯滿目 ,有師兄說笑是滿天神佛;另外,供桌對上的兩椽下有一對戶主較早時投回來的蝙蝠吉祥物。降童師兄稍後降童問事,獲悉此屋的鎮宅地主並不在位,屋中藏煞及祟物,家先無法入屋。此外,懸於兩椽的蝠鼠亦對屋主不利,各物匯聚之因便導致引邪入宅之果。

屋主稍後在指引下將部份神牌神像移走,並在供桌底檢走一把暗藏的柴刀。傍晚時份,屋主待清理妥當後便焚香點蠋,誠心禱告,迎回諸神地主家先,法事總算功德完滿。屋主一家與沈雲山眾師兄弟稍後在屋旁燒烤玩樂迄至深夜盡歡。臨散前,屋主有一請求,希望法龍師叔留下法扇,供他們鎮宅及留作紀念,師叔遂其所願。

一年後某日,法龍師叔又有緣地遇上該車房東主,只見他憂心忡忡,細問下獲悉其母日前骾骨,正入住廣華醫院等待施手術。師叔暗忖,本門功夫,有化百骨之法,或可幫忙,遂聯袂前往探望,奈何抵達時始獲悉她不能飲食,無法以水借物使法,經片刻思量,以另一法門求變,經施法後慰問數語先行離去。三日後, 匆匆自韶關丹霞山旅遊返港,甫抵,車房東主已焦急地來電約飲茶,並奉上利是一封致謝。原來,其母經施法後即愈,翌日更嚷著要出院,醫生再為病者照X光,發現卡著喉中之骨杳然,但無法解釋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