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朝蒙眷顧 十載把根尋

一次恩賜,令師父尋根十載。皇天不負有心人,羅法明師公的根終於被尋獲,他一生充滿傳奇,其同鄉兄弟更講出羅法明師公的一些鮮為人知的秘密和軼事。

師父說,事情發生於二十多年前、是他上沈雲山拜師學藝不久的事。當時,很多同們師兄弟均醉心於求童(意即通靈),其中一名師兄弟特別受羅法明師公青睞,經常獲指點一些其中包括醫術的道術,眾師兄弟也藉此獲益良多。某日,他的外甥女突然病急,經醫生多天治理並無好轉,病情更有惡化迹象,他唯有寄望神袛,將命懸一線的她帶至壇前,托祖師爺降壇料理,幸她獲羅法明師公眷顧,經早晚各施一次法後,該周歲女童已明顯較前好轉,數日後更痊癒,自此,羅法明師公的名字緊扣在他的心頭。

一九八五年初,他突然興起一念頭,將壇務交給徒弟自行北上尋師訪友,年來走訪多處地方最終來到惠陽舅父家中,他一方面設館授徒,趁機尋師學藝,他聽聞羅法明師公曾在離這裏不遠的鴨仔埗居住過和設館授徒,應留下足迹,於是嘗試尋找其家人或傳人,以了解其生平軼事,惟經多番尋訪,沒有所穫。

某日,他途經企嶺(即惠州與東莞交匯的某處),在村內一間士多向一名長者查詢該村是否有羅法明其人、或認識懂神功的師傅時,該年近七十的長者不但表示認識,還稱自己便是羅法明師公的徒弟,這一發現令他喜出望外。正是踏跛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他於是扯着他詳談,希望能從他的口中,了解羅法明師公的點滴,包括他在村內授法的往事。

該長者說,羅法明師公半生在惠陽縣鴨仔埗度過,他以前是村內一名教書先生,業餘兼職教授神功。他在江西鳯陽府李法輝師公門下學法。他更說出一個鮮為人知的秘密。原來,羅法明師公的母親是李法輝師公的師妹,鑑於師兄的道藝深,乃附函薦其子於師兄門下學法。
 
長者續說,羅法明師公除在本村授法,也經常趁秋收後農閒的日子,南下往龍崗、淡水一帶設館授徒,相信他的門徒遍佈廣東一帶。羅法明師公人緣甚佳,經常見客人到他家中探訪,年晚時更見男女携年貨往訪。他平常與子侄輩談笑甚歡,間中亦與子侄們嬉戲,他見過他摺一些紙黃蜂,以法弄至蜂群滿屋飛舞,蔚為奇觀。

長者又說,羅法明師公於文革前已經羽化,並埋塚於離祖屋不遠的山邊。未幾,文化大革命爆發,隨着三反五反,有人將村內先人連同羅師公的骨殖剷走,骨殖一度失去。

隨着改革開放後,村民重修祖墳,有人建議興建一陰城亭,供村民安置祖先金塔之用。在籌款辦事時,懷疑有人因羅師公家境困難而未被知會,師公的靈位及後亦沒有被安置在其中。事有湊巧,陰亭啟用後不久,村內即發生多起不尋常事故,其中包括有人無緣無故失常、自縊及無端死去等事,六畜又經常發瘟,村民惶恐度日,但不解箇中原因。

羅師公稍後附一靈媒身並傳遞訊息,表示村內連串家宅不寧及六畜不安等事皆由他而起,因不滿村民的白鴿眼,並着令村民以後好好看待他的後人。而村民稍後曾見羅法明師公的媳婦在陰城亭做了一場大法事,事件才告平息。

師父在聽聞有關故事後感到難過,稍後根據該長者的指點聯絡羅法明師公的家人,經商議後決定將羅師公墓塚重修。自此,羅法明師公的墳前每年都見曾法平同學會同學及沈雲山法壇弟子的足跡。
(按:羅法明師公乃先師曾法平的師父,詳見師門簡介)